行业新闻

教学楼、宿舍楼等基建工程

  高校的教材回扣已经形成了业内较为具体的潜规则:学校按课本定价的100%卖书给学生,书商按码洋的15%至25%折扣给学校,出版商以6.5折至7.5折卖给书商,出版商的成本只占到书价的三四成。还有一些出版商直接把教材卖给学校,给的折扣高达35%。而一般教材的定价少则20元,多则近百元,有的教材还与光盘一起搭售,价格被抬得更高,一套教材的价格有的达300元以上。

  出版商的成本只占到书价的三四成,其余高出教材实际价格的部分就这样在教材的流动过程中以回扣的形式被书商和高校教材科或者负责人员给吞掉了。除了教材回扣以外,发生在高校的多个流通领域,如教学设备、科研设备、生活用品的采购,教学楼、宿舍楼等基建工程,等等,都有商业贿赂的“暗流”,这类案件近几年呈大幅上升趋势,常常是查处一个牵出一串。

  教材回扣这类商业贿赂的发生,板子固然要打在书商及其高校教材采购人员身上,但其源头却是教材定价的虚高。纵观高校教材回扣的“流程”,我们便不难明白一个非常浅显的道理:假如教材定价非常符合教材的实际价值,出版商在除去教材成本之后没有了任何打折销售的空间,那他们还会给书商回扣吗?书商自己没有了打折售书的空间,他们又怎能给高校采购教材的单位及其个人送回扣?

  按照国家相关规定,教材的零售利润不得超过5%,但实际上零售商的利润已高达45%至50%。

  一项公众调查结果显示,教材出版业连续几年进入“中国十大暴利行业”排行榜。在教材出版业的暴利源头非常清晰的情况下,有关部门为什么还任由这种暴利继续存在下去呢?(李卉)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张先生

手机:13936521548

电话:020-36521423

邮箱:2548873@qq.com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利来国际平台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