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华东医药欲高溢价受让佐力药业控制权 后者曾卷

  上市公司备受市场关注。5月27日,两公司双双公布了《股份转让意向书》,华东医药将以不高于10.6亿元的价格受让佐力药业1.13亿股,高溢价备受市场关注。大众证券报记者调查发现,拟收购标的佐力药业近五年来净利润大幅缩水,公司大股东高比例质押,此外佐力药业及拟转让股份的大股东曾卷入牛板金非法集资事件。

  根据《股份转让意向书》,佐力药业控股股东、实控人俞有强及乌灵合伙拟以协议转让方式将其合计持有的1.13亿股(占总股本的18.6%)转让给华东医药。交易完成后,华东医药将成为佐力药业控股股东,实控人变更为胡凯军。交易价格方面,华东医药拟以不高于10.6亿元的价格收购并持有佐力药业1.13亿股,也就意味着每股收购最高成本将达到9.36元。若以公告前一交易日佐力药业收盘价5.54元/股计算,溢价高达近七成。

  与高溢价收购形成对比的却是拟收购标的业绩连续下滑、大股东高比例质押。查询佐力药业年报可以发现,自2015年以来,公司净利润年年下滑,净利润同比降幅从2015年的17%已扩大至去年的54%,从净利润来看,净利润已从2014年的1亿元大幅缩水至2018年的2075万元。另外,佐力药业今年1月发布的公告显示,俞有强持有佐力药业28.46%股份中,有82.10%处于质押状态。

  对于此次收购,华东医药称,为丰富补充公司中药慢病方向产品及适应症覆盖,发挥公司基层市场网络优势,进一步做大做强中药慢病特色用药,挖掘及发挥佐力药业“乌灵”系列中药产品潜力及优势,加强双方中药产品资源整合及生产资源协同,实现优势互补及共同发展。

  上述公告披露后,两公司股价表现“冰火两重天”,收购方大跌,被收购方“一”字涨停。华东医药投资者以“用脚投票”表达对收购价不满,5月27日放量大跌逾7%。

  佐力药业及公司大股东、高管曾卷入进牛板金非法集资事件中,上市公司已撇清与牛板金的关系,不过巧合的是,在牛板金“东窗事发”前后,与之相关的“佐力系”高管均辞去时任的重要职位。

  近期,公安部在新闻发布会上通报了公安机关打击涉众型经济犯罪典型案件,牛板金非法集资案成为典型案件之一。经查,犯罪嫌疑人王某航等人在杭州注册成立浙江佐助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设立“牛板金”网络借贷平台,以高额回报为诱饵,通过发布虚假标的方式,面向社会公众吸收资金,至案发时未兑付金额约43亿元,涉及投资者约9.4万人。目前,该案已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牛板金为浙江佐助金融信息服务公司(下称“佐助金服”)旗下网贷平台,于2015年11月上线运营,佐力入股、融数金服、春晓资本等成为牛板金的“背景”。值得关注的是,牛板金的运营商佐助金服曾为佐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佐力集团”)的参股子公司,沈海鹰曾同时担任佐力集团法定代表人、副董事长及佐助金服董事长,而当时佐力集团董事长正是俞有强,也是此次拟出让股权的股东之一。

  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2015年9月,佐助金服进行第一次注册资本变更,引入包括佐力集团等若干股东,其中佐力集团出资500万元。到了2017年7月,沈海鹰辞去佐助金服董事长职位,佐力集团也退出佐助金服的投资人。

  2018年7月,牛板金宣布“牛钱袋”、“牛宝丰”、“牛钱包”等项目合计9852余万元的借款项目发生逾期,很快,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对佐助金服立案侦查,负责人王某也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三个月后,佐力集团法定代表人、高管均发生了变更。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2018年10月,俞有强不再担任佐力集团董事长,辞任后也不再出现在佐力集团的高管名单中;沈海鹰也不再是佐力集团法定代表人、副董事长,变更为董事;变更后,佐力集团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均为朱燕明。

  那么,拟出让控制权的俞有强,也曾是佐力控股的董事长,而佐力控股曾经的参股子公司佐助金服为“牛板金”的运营商,俞有强是否受到牛板金非法集资影响?大众证券报记者昨日以投资者身份致电佐力药业,公司证券事务部相关人士表示:“公司此前已澄清与牛板金没有关联关系,佐力集团早在2017年就已退出。”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张先生

手机:13936521548

电话:020-36521423

邮箱:2548873@qq.com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利来国际平台大厦。